个人资料

编辑个人资料-修改头像

人数:

活动:

性别:女

加入:17136 天 之前

上次登陆:17136 天 之前

简介:

爱好:

妹妹初夜给哥哥

类型:乱伦小说 查看:101 加入时间:405 天 之前

  哥哥看著贝尔偷瞄那边大战的正酣两人,捂住了贝尔的双眼,“我们换间房间。”说完抱著贝尔便走。哥哥抱著贝尔来到六楼的酒店,将贝尔带进了房间。

“坐过来。”哥哥拍拍身边的位子,示意站在旁边局促不安的贝尔过来。

踟蹰的看了一眼,贝尔当然知道客人带她来的用意,这麽帅气的客人要了她的初夜她是应该高兴的。若不是她到十五岁还有处女膜,凭她不惊豔的容貌是不可能招待这麽优秀的客人的。低著头坐到哥哥身边,抬头偷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贝尔就红了脸。接下来的事情她已经有了准备,只希望身旁的这个男人没有姐妹们口中那些客人的怪癖。

“多大了?”抚摸著这个单薄的身子,哥哥有些怜惜,这麽小竟要出卖自己的身子。若是祈儿这麽做他定会心痛死。

“十五。”不安的攥著自己的裤子,贝尔犹犹豫豫的说出自己的年龄。他会不会嫌弃自己年龄太小?

“嗯。”贝尔不明白他为什麽会问自己的年龄,身边的男人只是敷衍的答了一声,一双大手始终如一的搭在自己的肩上,偶尔万般宠溺的梳理自己的头发。他对自己不像个嫖客反而像父亲和自己即将出嫁的女儿话别。“我们玩了游戏。”身边的男人突然一反常态的直接提出要求,贝尔震惊的抬起头正对的便是男人含笑的眉眼,那是怎麽的眉眼啊!男人眼角的笑意像有某种魔力,贝尔呆愣的看著萌生出一种想要亲吻的冲动。不由自主的点点头贝尔被身边的男人所惑,倾身靠近男人蛊惑人心的容颜。

“别急。”男人捧住女人的小脸,亲昵的以额抵著女人的额。“先去洗澡。”

“好。”贝尔退出哥哥的怀抱,小心肝儿却抑制不住的噗通噗通跳个不停。泡在水里,贝尔都为自己的幸运雀跃不已。多麽完美的客人,他却独独对自己这麽温柔,自己真是幸运没将自己的第一次给那个一文不值的前男友。当贝尔将自己清洗的干干净净羞涩的包著浴巾出来时,却不期然看到门前放了一件幼齿的睡衣。贝尔将睡衣拿进浴室思忖了一会儿,依旧裹著浴巾走了出来。她今晚就是要招待这个男人的,一件幼齿的睡衣睡裤怎麽可能勾起男人的欲望。

贝尔走出时想过很多可能,男人也许会悠然的坐在床上看著自己出浴的样子,笑靥如花的说:“很漂亮。”男人也许会在自己不防备的情况下从背後抱著自己,咬著自己的脖子说:“真想吃了你。”

这些片段每每贝尔看到都会豔羡不已,今天终於自己是主角了却不想自己的希望全落了空。男人根本不在房里!难道他後悔了?嫌弃自己没有美貌,身材也不够妖娆。

“睡衣睡裤呢?”哥哥进门看到的就是贝尔坐在地上裹著浴巾,双肩一抽一抽的哭泣,看著这幅景象哥哥拧起了眉。

“啊?”没想到他没走!看著站在门前满身酒气的男人,贝尔呜咽著挂著满脸的泪绽开了一朵笑花。“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哥哥冷漠的看著抱著自己大腿的女人,不悦的又问道:“睡衣睡裤呢?”

贝尔小心翼翼的看著男人,他好像蕴含著怒气,满是风情的双眼现在怒视著自己像是自己犯了极大的错。“我……”

看著贝尔一双忽闪躲避的眼,哥哥蹲下身来,声音也软了下来,“记住我的话。”

“……好。”经过这一次,贝尔再也不敢违背男人的意思。穿著睡衣睡裤出来时,男人已经出去了,胡乱擦拭了下自己的头发,贝尔坐在床头拿起小几上的书。床头的灯光是柔和的黄色,贝尔翻阅著手中厚重的书本,这是中文的书贝尔一个字都看不懂。她只是做样子而已,这个客人提出的是强奸游戏。姐妹们都说强奸很痛,这是贝尔第一次她不知道有多痛,只听说很痛很痛,她的手在不可察的颤抖著。她很怕很怕,却不敢拒绝。她不会拒绝这个客人,也不能拒绝这个客人。

姐妹们都说强奸很痛,这是贝尔第一次她不知道有多痛,只听说很痛很痛,她的手在不可察的颤抖著。她很怕很怕,却不敢拒绝。她不会拒绝这个客人,也不能拒绝这个客人。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这次男人微醺脚步摇晃的走进来。贝尔合起书本,防备的挺直了身子。“很晚了,请出去。”

哥哥嬉笑一声,他的脑中全是他最爱女人的身影,微蹙的眉甚至是紧抿的唇角。她的声音清冷,像竖起刺的小刺蝟拒人於千里之外。可他该死的就是被她的冷淡吸引!一步步的走进,床的女人皱著眉从床上跳了下来,捂著鼻子拒绝他满身的酒气。他摇晃著走到距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今天是我十六岁生日。”

贝尔看著他走进,很想迎上去却又胆怯的後退,她不知要回答他些什麽只得支支吾吾的说:“嗯。”

哥哥不需要贝尔的回答,他看著他心心念念的小人儿後退一步皱著眉冷著脸说:“出去。”他痞痞一笑,佯装没听到。“你要送我什麽礼物?”

“什麽?我……我不知道。”贝尔心虚的看了哥哥一眼,是她太笨了吗?总是说这些话。

那个人一脸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捂著鼻作势要出去。他擒住她的手腕,一把将人带到自己怀里贪婪的拥住。他早想这麽做了!双臂紧紧环著她的纤腰,他用自己最动听的声音压低嗓音问道:“嗯?什麽礼物?”

贝尔被男人抱著,手脚紧张的不知放在哪儿。“我……我……”我。贝尔羞涩的低著头,不再敢看男人的醉眼。

他自认为最动听的声音却被怀里的人儿嫌恶,捂著鼻一掌推拒著自己的胸膛。自己的双手紧紧的交叉著,她一只手怎麽推拒得了。死皮赖脸的抱著她娇小的身躯,她却气极,甩手赏了自己一巴掌。“滚出去!”

他没揉自己的脸,这样怀里的小野猫会跑掉。“把你送给我,嗯?”这时怀里的人儿已经激烈的挣扎起来,他轻易制止她所有的反抗将她紧紧压在身下。“我喜欢你,把你送给我。”他一双眼认真的看著她,却不想她疯狂拍打著自己,眼角已经湿润了。“我真的喜欢你。”他一只手擒住她两只细小的手腕,灼热的唇在她露出的脖子和锁骨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印记。

“放开我!混蛋!救我,快来人。”疯狂扭动著身子,她抗拒男人的接近,可今日男人却像疯了般噬咬著她的皮肉,她尖叫著、哭泣著、排斥著,可她的力量是那麽薄弱。她拼尽全身的气力却被男人一手压下,她的睡衣被男人撕碎绑住了自己的双手。双手行动不得,双腿被男人压制著,她就扯著嗓子尖叫,喉咙火辣辣的痛她承受不住的一直咳却仍红著眼尖叫。这麽大的一座庄园,佣人上百,只要她叫一定会有人听见。这样就有人会救她,她就可以远离这个恶魔。

“好娇嫩的胸,”她的双手被绑在床头,男人两只恶心的大手在她不著寸缕的上身摸索,他的两指捏起自己的乳尖,一只大手完完全全的罩住自己娇小的乳房。她恨,她好恨!他是她有血缘关系的哥哥,他为什麽要这样!“十四岁为什麽还这麽小?”

“滚!放开我,为什麽要这样?”她的嗓音已经喑哑,每次张口都会感觉到喉间有血腥的问道。她的力气已经用完,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上下睫毛粘合在一起每次眨眼时忽闪忽闪的甚是好看。

身上的男人对她的哭声置若罔闻,恶心的舌滑到脸上吮去她眼角的泪,淡红的唇含住她的唇瓣辗转著吮吸、噬咬。她紧闭著唇,将头转到一侧,男人掐著她的下颚将她的头搬回来又含住了她的两片唇瓣。男人的舌顶在她的牙齿上,她不张口他就舔舐她的牙床,令人作呕的舌在她口中四处游移,她誓死都不会让这麽恶心的东西进去。

她紧闭著唇,将头转到一侧,男人掐著她的下颚将她的头搬回来又含住了她的两片唇瓣。男人的舌顶在她的牙齿上,她不张口他就舔舐她的牙床,令人作呕的舌在她口中四处游移,她誓死都不会让这麽恶心的东西进去。

“唔。”她闷哼一声,下巴被男人掐的像要粉碎般。吃痛的张开口,男人的舌不放过任何机会立即钻了进来。好恶心,她皱著眉呜呜的叫著,男人的舌却越探越深勾著她的小舌引领她的小舌共舞。不要,不要!她在心里大叫著,脑中浮现浅白的脸。她和浅白有婚约,她是浅白的,她会嫁给浅白而不是身上这个令人作呕的男人!她拼尽全身的力气,她要咬断这个恶心男人的舌头!

看著她冒火的双眼,哥哥抬起左手狠戾的将她的左乳拧的红肿一片。

“唔!”她痛极了!她哭不出、喊不出,眼泪哗啦就涌了出来。

“你太坏了,可惜了这麽甜的小嘴。”男人终於大发慈悲的松了口,猥琐的坐在女孩腿上拍拍她酸痛的脸颊。妹妹躲过他的大手,双目含泪怒视著身上的男人,她还未开口就被男人撕下睡衣的一角堵住了嘴。

“唔唔……”唯一求救的方式被男人无情的粉碎,她呜咽著大叫,用舌顶口中的布料。她的下巴好像脱臼了,无论她怎麽用力却吐不出口中的一团。

“好细腻。”男人爱不释手的抚摸著手下的肌肤,饥渴的埋在身下的女孩子身上在她纤细的胸前留下一个个灼热的吻,舌尖滑到腋下,那里娇嫩的皮肤经不起男人的折腾变红变紫。

“嗯呜呜……”放开,我不要!我不要!她尖叫著流著泪,她想说‘哥哥,求你放开’。他一直想让她叫他一声哥哥,可她任性的不理睬。她现在想求他,却开不了口。

男人很快厌倦了在她上身找乐子,身子下滑将他猥亵的目光落在她穿著睡裤的下身。她颤抖著想合上腿却被他的两手压制,她眼睁睁的看著他脱下她的睡裤,她的内裤。她像拼死挣扎的鱼,全身赤裸的身体在被单上疯狂的扭动,她的一头黑发凌乱的沾粘在她的脸上、肩胛上,她的挣扎取悦了男人也将男人的欲望点燃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男人粗喘著,大大分开她的双腿两指急切的摸了下她的阴唇便急色的埋在她的腿间,含住了她的!花。

她没经历过性爱,她惊恐无措的承受著陌生的快感,敏感的身子在男人身下抖动的如同落花。男人的舌灵活的舔著她的小阴唇,吮吸她颤巍巍凸起的阴蒂,他的舌尖刺入她从未开放的阴道口,她抖著身子呜咽不清的哭泣,男人被她腿间的景色迷惑,灵活的舌模仿著性交的样子冲刺,指甲配合著扣弄娇嫩的阴蒂。快感来的太过强烈,她在陌生的感官中无措摸索著高潮,双腿像是不舍男人一般像白嫩的蛇缠住男人的脖子,将男人的舌困在她双腿间不舍得它离去。

“是不是很舒服?”男人支起身子欣赏女孩高潮时迷死人的媚态,两指在阴道中扩张。她的身子比他想象中的对自己更有吸引力,他急不可耐的扩张著可动作却很轻柔,每下都怕伤到她。她已经承受不住他的热情,全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像布娃娃被男人摆动。男人强忍著快要爆发的欲望,直到手下的扩张甬道容下四指,他才深吐出一口气,抽出自己的手指。

直到灼热的阴茎抵在自己的阴道口,床上像死鱼样的女孩才弹跳一下,身子重重的落下,女孩眼中满是恐惧眼底竟有了血红的血丝。不、不!你不可以这样。男人以为她怕,急不可耐的在她额间落下安抚的一吻,下身坚定的推进女孩体内。那层薄薄的处女膜没有阻挡坚定的男人,下身一阵疼痛妹妹扬起脖子贝齿死命的咬住了口中的睡衣。
七郎在线 x
联系客服办理VIP会员
点击咨询